Document

400-772-9915

声驰首页 > 声驰动态 > 声驰资讯 > 内容标题

职业放贷人的相关法律问题

          近年来,民间借贷活动中出现了一些未依法取得放贷资格又以民间借贷为业的“职业放贷人”,此类主体从事的民间借贷活动中容易产生“高利贷”“套路贷”现象,扰乱经济金融秩序,甚至滋生违法犯罪活动。为此,国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司法解释,以规范和治理职业放贷现象。

职业放贷人是指通过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资金以赚取高额利息,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具有营业性的出借人,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经常性的放贷业务,属于从事非法金融业务行为。

一、职业放贷人的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六百八十条禁止高利放贷,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的,视为没有利息。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约定不明确,当事人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确定利息;自然人之间借款的,视为没有利息。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九次)第53条规定:未依法取得放贷资格以民间借贷为业的法人,以及以民间借贷行为为业的非法人组织或者自然人从事民间借贷行为,应当依法认定为无效。同一出借人在一定期间内多次从事有偿民间借贷行为的,一般应当认定为职业放贷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三)款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无效:(一) 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又高利转贷给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二) 以向其他企业借贷或者向本单位职工集资取得的资金又转贷给借款人牟利,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三) 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借款人借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然提供借款的;(四) 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

(五) 其他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

其中 对于经常性、反复性具体的认定标准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规定:“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是指2年内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单位和个人)以借款或其他名义出借资金10次以上。

2020年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天津法院民间借贷案件审理指南(试行)》对职业放贷行为采取的认定标准是:“同一原告或者关联原告在两年内向全市法院提起民间借贷案件5件以上,或者出借人在两年内向社会不特定人出借资金3次以上的,一般可以认定出借人的放贷行为具有营业性。”

关于职业放贷人的裁判规则

最高院在(2019)最高法民申1500号案件中,确定了职业放贷人的认定标准:职业放贷人通过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资金以赚取高额利息,其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贷款目的具有营利性和营业性,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经常性的贷款业务,具有非法性。对于出借人银行流水笔数较多、数额较大的情况,不能排除其合法资金往来可能性,在对方未提供充分证据对出借人系“职业放贷人”加以佐证的情况下,不能在本案中作出出借人行为属于“职业放贷人”的必然认定。可以说,反复性、经常性、贷款目的的营业性是判断是否成立职业放贷人的最显著的三个特征。

对于自然人和非法人组织而言,其当然地不具备放贷资质;对于法人而言,其是否属于上述具备放贷资质的机构之一,需结合其经营范围加以判断。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最高法民终647号二审民事判决中也明确这一思路,认为出借人的经营范围系项目投资(不含专项审批),财务咨询,企业管理咨询,其所从事的经常性放贷业务已超出经营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条之规定,金融业务活动系国家特许经营业务,案涉借款合同无效。因而,当出借人系自然人、非法人组织或经营范围不包含发放贷款业务的法人时,其不具备放贷资质,是否为职业放贷人需进行第二步判断,即其是否以民间借贷为业。

一般而言,若同一年度内,同一或关联原告在同一地区各级法院涉民间借贷纠纷达5起及以上,可以认定其放贷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最高人民法院在(2019)最高法民申4952号再审民事裁定中裁定,三次出借行为尚不足以认定出借人从事经常性贷款业务或从事职业放贷行为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9)赣民终269号二审民事判决中认为,借款人提供的证据表明涉出借人的民间借贷诉讼仅三起,尚不足以认定出借人系职业放贷人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9)甘民终486号二审民事判决中所述,借款人提交20份民事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从裁判文书的时间来看,这些借款从2014年到2019年时有发生,时间跨度较长,未能体现出借人在一定时期内借款具有经营性的特点。

三、被认定为职业放贷人的相关法律后果

法院认定职业放贷人签订的民间借贷合同无效后,依据《民法总则》第 157条、《合同法》第58条的规定,双方对于取得的财产应予返还。借款人应当返还借款,同时应当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法院一般应当按照市场报价利率确定损失的数额,不应支持合同中约定的高额利息。人民法院在审理民事案件过程中如果发现涉嫌刑事犯罪,应按照规定将案件移送有关部门处理。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张松林、张军可民间借贷纠纷【(2019)豫13民终4824号】一案中就当事人被认定为职业放贷人后的法律后果做出了论述关于本案借款合同的效力问题,《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十九条规定:“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该规定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无效:……()其他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据此,金融业务活动系国家特许经营业务,解长龙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经常性的贷款业务,多次向包括本案被上诉人张松林、黄书兰、张军可在内的不特定多数人员出借资金,该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亦具有盈利性,属于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其签订的借款合同因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虽然无效,但鉴于借款事实成立,且民间借贷有别于向金融机构借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关于合同无效法律后果的规定,张松林、黄书兰、张军可仍应向杨德芝、解全建、解全威返还其依据合同取得的本金,同时赔偿对方因资金被占用遭受的损失。”

综上实践中,借款人主张出借人为职业放贷人,需证明其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资金以赚取高额利息,且需证明其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出借款项目具有营业性,存在较高的举证责任,尤其是放贷人通常采取一定的手段掩盖其非法营利行为,使得对于职业放贷人的证明更加困难。可以说,对“职业放贷人”的认定,可以在准确界定“职业放贷人”这一法律定义的前提下,通过区分个人和单位这一主体,紧紧扣住“营利性”和“营业性”的本质,并未结合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具有营业性等特点,查证放贷人在一段时间内涉及的民间借贷案件数量、并对其所涉的民间借贷合同的利率、出借金额、资金来源、合同格式化程度等特征进行逐一审查,以此来判断是否具备职业放贷的行为特征尽可能查清债权债务真实情况

 

2021-03-30

主要联系人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