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

400-772-9915

声驰首页 > 声驰动态 > 声驰资讯 > 内容标题

裁判要旨:认定债权人的行政诉讼原告主体资格案例

 

【高登公司诉泗阳县人民政府批准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一案2017)最高法行申8467号

【裁判理由】关于高登公司作为普通债权人是否具备提起本案诉讼的原告资格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债权人以行政机关对债务人所作的行政行为损害债权实现为由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就民事争议提起民事诉讼,但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依法应予保护或者应予考虑的除外。”根据该规定,普通债权人一般情况下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但除外情况是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时对相关债权依法应予保护或者应予考虑。本案系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协议收回,《协议书》签订当时案涉土地使用权的价格是多少,协议约定的对价是否属于明显不合理的低价,同时行使该处分行为后是否使得舍得公司不具有足够资产清偿债权人高登公司的债权,清偿资力减少而危害债权实现,属于人民法院实体审理的范围。在起诉审查阶段,难以准确判断。泗阳县国土局在签订该协议、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时,应考虑到该行为对包括舍得公司在内的所有债权人利益的影响。高登公司作为债权人之一,与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依法具备原告资格。

【十堰中达公司与十堰市房管局房屋行政登记一案(2019)最高法行再24号】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债权人以行政机关对债务人所作的行政行为损害债权实现为由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就民事争议提起民事诉讼,但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依法应予保护或者应予考虑的除外。”由债权的相对性所决定,在一般情况下,债权人不具有基于其债权针对行政机关对债务人所作的行政行为提起诉讼的原告资格。上述规定中关于“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依法应予保护或者应予考虑的除外”属于有限地承认债权人原告资格的例外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房屋登记机构为债务人办理房屋转移登记,债权人不服提起诉讼,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一)以房屋为标的物的债权已办理预告登记的;(二)债权人为抵押权人且房屋转让未经其同意的;(三)人民法院依债权人申请对房屋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并已通知房屋登记机构的;(四)房屋登记机构工作人员与债务人恶意串通的。”据此,在债权人已经依循法定方式对债务人相关财产权施以限制的情况下,行政机关作出房屋转移登记行为时应当预见到该行为可能对债权实现产生不利影响,此时行政机关应当对债权人的利益予以保护,并对是否作出相应的行政行为慎重考虑。在行政机关未予以保护或考虑的情况下作出了房屋转移登记行为时,债权人有权对该转移登记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上述规定虽然与本案情形稍有不同,即上述规定针对的是债权人对房屋登记机构为债务人办理房屋转移登记提起诉讼,本案属于债权人对房屋登记机构为债务人办理房屋初始登记提起诉讼,但是,转移登记与初始登记均属于不动产物权变动的法定情形,且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在职权依据、适用法律等方面均无本质区别,故上述司法解释的精神可以适用于本案。本案中,十堰中达公司以十堰市房管局违法给十堰特铁厂办理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侵犯其对十堰特铁厂享有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为由提起本案诉讼,请求撤销上述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然而,根据十堰中达公司提供的证据,本案并不存在前述规定中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依法应予保护或者应予考虑的相应情形,此时如要求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考虑对债权实现的影响既无法律法规依据,亦不符合一般登记规则。

【屈某诉重庆市北碚区国土资源管理分局确认行政行为违法案(2018)渝01行终435号】

【裁判理由】本案中,北碚区国土局颁发给厚海公司的采矿许可证所涉采矿权,原登记在富皇公司名下,黄某以后岩公司的名义与富皇公司签订《采矿权转让合同》将该采矿权转让给后岩公司,并经北碚区国土局批复同意,但后岩公司因故未能成立,未办理采矿权的变更登记手续及采矿许可证。屈某债权实现的利益与本案所涉采矿权,通过查封行为产生特定联系,继而与被诉行政行为之间建立关联。债权是一种相对权,通常而言不属行政机关规范保护的权益,但在特定情形下,因法律法规的特别规定,或某一法律事实的发生,则可能要求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时对此予以考虑和保护。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债权人以行政机关对债务人所作的行政行为损害债权实现为由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就民事争议提起民事诉讼,但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依法应予保护或者应予考虑的除外。”本案中,人民法院根据屈某申请对案涉采矿权予以查封,北碚区国土局在查封期间不应办理转让等权属变更登记。北碚区国土局将该采矿权登记在厚海公司名下,并颁发采矿许可证,厚海公司作为独立法人,与黄某显然不属同一主体,该行政行为可能影响屈某的合法权益,北碚区国土局在作出该行政行为时,理应对此进行考虑和保护。因此,屈某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之间具有利害关系,其作为本案原告提起行政诉讼符合法律规定。

 

2021-08-23

主要联系人

Document